明朝趣闻:用兵如儿戏,皇帝当起了大将军_明武宗

明朝趣闻:用兵如儿戏,皇帝当起了大将军_明武宗
明朝趣闻:用兵如儿戏,皇帝当起了大将军 明朝趣闻:用兵如儿戏,皇帝当起了大将军 明武宗十分喜爱宣府(今河北宣化)的镇国府,乃至称那里为“家里”。正德十三年(公元1518年)立春,武宗在宣府,按例要举办迎春典礼。在以往的迎春典礼中,用竹木扎成架子,上面排放些吉祥图案,进献给皇帝,谓之“进春”。这一次,明武宗亲身规划的迎春典礼,花样百出。 明武宗命人预备了数十辆马车,车上面满载妇女与和尚。跋涉之时,妇女手中的彩球就与和尚的光头彼此碰击,彩球纷繁落下。这次迎春典礼,武宗一直兴致勃勃,对自己的创作甚感满意。 在江彬的煽动下,武宗命令,大举补葺镇国府,并将豹房内的瑰宝和妇女运来,填充镇国府,好像有常驻宣府的意思。武宗之所以有此计划,是与他尚武,想立边功,密不可分的。宣府,是北边重要的军镇,也是抵挡蒙古戎行侵略的第一道防地。武宗心里敬慕太祖朱元璋和成祖朱棣的武功,盼望着自己也能像他们相同立下赫赫军功。并且,在宣府还有一个优点,便是不必听大臣们滔滔不绝的劝谏。他命令,大臣一概不许来宣府,只要豹房的亲随能够随时收支。 正德十二年十月(公元1517年),蒙古王子伯颜叩关来袭。明武宗大为振奋,火速回京,安置亲征,当时,距“土木堡之变”不到七十年。朝臣听到“亲征”二字,不由神经过敏。所以,又是一轮的奉劝,经验,乃至要挟,但武宗决不乐意放过这次实战时机,终以“大将军朱寿”的名义,统兵出战。作为赏罚,他不给任何一个文官随驾的侥幸。 两边大战几天,明武宗亲临前哨,同敌人战役,听说,还亲手斩敌一人,不过,也险象丛生,“乘舆几陷”。武宗指挥的这场战役,取得了杀敌十六名,己方伤五百六十三人、亡二十五人的战绩,这当然也算得上一次成功,由于鞑靼军总算被打退了。 正德十四年(公元1519年)六月十四日,久怀异志、诡计作乱的江西宁王朱宸濠杀死朝廷命官,率众起兵作乱。武宗找到托言,再次御驾亲征。为图个耳根清净,下旨“再言之,极刑”。群臣现已领教了皇帝的固执,自己也筋疲力尽,只好随他去了。 同年八月二十二日,武宗带领大军从北京动身。按常规,班师不能带内眷,武宗和他宠爱的刘娘娘相约在潞河会晤。 刘娘娘相赠一簪,认为信物,这皇帝的确有点儿浪漫。孰料,武宗纵马过卢沟桥时,把簪子颠掉了,遂按兵不可,大索三日不得。如此领兵,简直是儿戏。 八月二十六日后,大军走到涿州,却传来了再坏不过的音讯,南赣巡抚王阳明,丝毫不明白得体恤圣意,竟然不等朝廷降旨,就率军征讨,三下五除二就把不争气的宁王活捉了。武宗闻报,跌足不已。叛贼已平,还亲什么征呀?但朱厚照自有他的鬼聪明,他藏匿喜讯,持续南行。军至临清,依约派中使去接刘娘娘,但刘佳人不见信簪,推辞说:“不见簪,不信,不敢赴。”武宗见佳人心切,没有办法,便独自乘舸昼夜兼行,亲身迎候佳人。 十二月一日,武宗抵达扬州府。第二天,武宗带领数人骑马在府城西打猎,从此,天天出去打猎。众臣进谏无效,便请刘佳人出头,总算劝住了好玩成性的皇帝。十二月十八日,武宗亲身前往倡寮,审阅各位妓女,一时花粉价格暴升,妓女身价倍增。 这一闹,足足八个多月。王阳明早在六个月前就把宁王押到了南京,苦求皇上受俘,武宗一概禁绝。最终,王阳明总算福至心灵,从头报捷,说一切劳绩满是大将军朱寿先生的,靠他老人家的威德和战略,以及他身边的一干功臣,才干敏捷平乱,自己亲冒矢石、大战鄱阳的业绩,天然一字不提。这一本递进去,旋即准奏。 受俘之后,武宗总算牵强赞同北返。走了一阵子,又突发奇想:要把宁王放回去再作乱,由自己亲手擒回。臣下闻之如五雷轰顶,劝谏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 回程路上,武宗游镇江,登金山,自瓜洲过长江。八月,经清江浦,武宗见水上风景优美,鱼翔浅底,顿起渔夫之兴,便自驾小舟捕鱼游玩。成果,提网时见鱼多,武宗大乐,极力迁延,使船体失去平衡,他自己也下跌水中。武宗自幼在北京长大,不明白游水,入水后手忙脚乱,一阵乱扑腾,亲侍们尽管把他救起,但水呛入肺,加之惊慌惊悸,身体便日薄西山了。也或许他是受惊之后,加上秋日着凉,引发了肺炎。 正德十六年(公元1521年)正月,武宗一行才回到北京。正月十四日,武宗依旧强撑,在南郊掌管大祀礼。行初献礼时,武宗下拜六合,遽然,口吐鲜血,瘫倒在地,再也爬不起来了。大礼不得不停止。三月,武宗已处于临终状况,他对司礼监宦官说:“朕疾不可为矣。其以朕意达皇太后,天下事重,与阁臣审处之。前事皆由朕误,非汝曹所能预也。”言毕,崩驾于豹房,时年三十一岁。 (本篇完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